天书关注资讯站

我可是母亲的一根拐,还要陪伴母亲走过更多的风雨

  • 日期:2020-04-03 22:57:49
  • 来源:互联网
  • 编辑:小美
  • 阅读人数:963

我可是母亲的一根拐,还要陪伴母亲走过更多的风雨(图1)

我可是母亲的一根拐,还要陪伴母亲走过更多的风雨(图2)

母亲的清明

刚才媳妇打电话来,说母亲去街上买清明祭祀用的香腊纸钱,由于昨晚一夜春雨,街上湿滑,摔了一跤,左手手腕骨折,这会正在夹江人民医院治疗。

挂断电话,眼泪就在眼眶打转。母亲这辈子挺不容易的。母亲今年六十四了,文化不高,就一普通农民。母亲膝下有我兄弟三个,我是。大哥在二十一岁那年出车祸走了,小弟参军在广元武警,十九岁因公牺牲。哥和弟先后去世对母亲的打击太大。一夜白头。

这样的伤痛伴着母亲走过四个春秋。当母亲的伤痛随着岁月的流失有了一点点减轻的时候,弟弟在部队牺牲,则给了母亲最沉重一击。旧伤未愈,新伤又来。母亲已经彻底崩溃了。那一年的清明,我尚在德阳读中专,没有假期,没有陪在母亲的身边。后来,我姨悄悄告诉我,说母亲在兄弟墓前哭得昏厥。从墓地回来之后,母亲两天没有进食,整天以泪洗面,恨不得跟随兄弟而去。那些天,小姨什么活也不做,就守着母亲,害怕母亲一时想不开做出冲动的事出来。没等小姨说完,我已泪奔。

岁月一页一页翻篇,母亲的绝望寄托在我的希望上,伤口在一点点愈合。一九九九年秋天,我结束在深圳的漂泊,调回成都,我离母亲就更近了。几乎每周我都赶大巴回夹江,不为别的,就陪母亲吃吃饭,说说话。随后结婚,生子。看着母亲抱着孙子的高兴劲,我终于能看见母亲出自内心的灿烂笑容。但是,我知道,有些痛埋藏在心底,永远不会消逝的。每年的清明,母亲就会把痛翻出来,在哥弟弟的坟前晒晒。我所做的,就是在母亲踉跄的时候,我把母亲扶住。

我可是母亲的一根拐,还要陪伴母亲走过更多的风雨(图3)

李漩,诗人、武侠小说作家。省夹江县人,1973年生,省作家协会会员,《企业家日报》特邀编委。作品散见《星星诗刊》《诗选刊》《成都商报》《成都晚报》《西南作家》《诗歌》等。已出版长篇武侠小说《蜀山风云》诗集《想和你去看看海》

我可是母亲的一根拐,还要陪伴母亲走过更多的风雨(图4)

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:

母亲

母亲,是子女对于双亲中女性一方的称呼。在社会学上,母亲可指养育与教养子女成长的女性。在法律上,女性也可以经由合法的渠道,领养子女,或与有子女的男性结婚,进而成为该子女的法定母亲。经领养而成为母亲的称为养母,与有子女男性结婚而成为母亲的则称为继母、後母或晚娘。在生物学上,子女体细胞中成对的染色体,有一半是由母亲的卵子的提供,因此可借由DNA分析来辨别亲属关系,且父亲精子与卵子结合时,只有提供细胞核的遗传物质,因此子女细胞中粒线体的DNA皆来自母亲,可由此来判别母系祖谱。

网友评论

提交评论

网站申明:本站图片仅为设计美化,与文章无关。如认为影响您的权益,请与我们联系。